情感绝缘体

咔酱我爱你!

我现在急需脑洞

哦弟儿,想写文但没脑洞的感觉你们体会过吗????【未成年疲惫的目光】

开车算了我虚了,我现在需要各位可爱们的脑洞。

cp只要是右咔就ojbk了【响指】

欢迎大家砸脑洞【响指】

还有大家喜欢敌咔吗我写过的敌咔被怼了就删了【小声】


【all胜/突如其来的生日庆祝】

#日常

#短打

#语言流

#突如其来的生日庆祝


啊?!晨跑?!

你们要跑就跑啊为什么一定要拖上我?!

我警告你,下次在不提前告诉我废久也要来的话我就杀了你鸡窝头!!


啊?我为什么带着耳机?这是不想听到你们一路叽叽喳喳!


「哦?!爆豪你的耳机看起来酷!」

「唉唉?我还没注意到呢!」

「哇黑色骷髅头的!」

……


吵死了西内!


嗯。。。跑步规跑步。。。。

你们为什么跑到肯德基来了喂!


你们到底是跑步还是玩啊!

要跑去公园跑别在大街上逛!


去哪个公园?

这种事情还要问我吗?!

当然是大沙河啊还有哪里?!


啊?阴阳脸不见了?

大饼脸?

黑眼窝也。。。?

你们都没注意到人不见了吗喂?!


「啊。。啊哈哈哈哈一定是回家了吧。。!」

「对对对!一定是回家了!」


……

你们怎么跑的跑的人都不见了喂!


切,和你们跑步还不如我自己跑。

……


哈。。哈。。。。10公里。。。

跑。。。完了!

好累。。哈。。。回家。。


啊?!废久你在我家门口鬼鬼祟祟的干嘛?!


「啊啊啊?!小胜你回来了?!」


废话我不站在这里吗!

让开我要进去!


「等等……小胜你不能进去!」


哈?!

莫名其妙。

这是我家你不让我进去?!

就你还想拦我?!

……


「生日快乐爆豪!」

「唉唉唉爆豪快看我做的蛋糕!」

「爆豪这是我做的荞麦面。」

「唉……小胜都告诉你了先别进去……」


……切。

蛋糕难看死了。


「等等爆豪你笑了?!」

「什?!」


我才没有!

下次在把我丢在公园里你们就完蛋了!

……这次

……这次看在你们准备生日的份上

就,就先原谅你们了!


【谢谢。】

————————————————


【all胜/骑马赛/语c自戏】

#体育祭

#骑马赛




眼孔缩小,眼睛睁大。头上的头巾被用力扯下。心里一惊,转头往后看。


只见物间手上拿着自己的头巾慢悠悠的冒出一句话:


「太天真了哦,A班。」


芦卢转头:“被计算了”


听着人的话一时间暴怒,对着他怒喊:

“你说什么臭小子!”

“快还来!小心我宰了你!”


「我记得你是个名人来着吧?」

「「淤泥事件」中的受害者。」


——啧。。。。


「下次讲给我听听作为参考吧」


——闭嘴。。。。


「你那一年被敌人袭击一次的感受」


!!!

愤怒膨胀发酵,牙根咬得生疼,心中仿佛有什么崩断了:

“切岛。。。”

“改变计划。”


他们队有人看不下去了,发话:

「物间 别老是挑衅别人啊」

「毕竟大家同学一场」


——啧。。。。


「你说的没错呢 这样一点都没有英雄的风范」

「而且我们平时也经常能够听到呢」


——给我闭嘴。。。


「某些吸引仇恨太多的英雄遭到「敌人」报复的新闻」


——闭嘴。。。


“别激动啊爆豪!”


——闭嘴。。。


“你不冷静下来是没办法把分数抢回来的!”


——闭嘴!!

“啊啊啊啊啊啊啊!”

手上冒出爆破,双手用力炸出巨响

“轰!!!”


“尽管上吧 切岛”


笑容逐渐恐怖,表情在阴阳下显得格外恐怖。


“我现在。。。”


爆破过后的灰尘散去,一片片烟雾冒出。


“前所未有的冷静!!!”

—————————————————————————

顺便来一句物间姥爷一路走好


【出胜/项圈】

#万圣设

#语言流

#短打致歉


啊?废久你跟过来干嘛?

喂!我警告你,不许揪我尾巴!

瞧瞧你那傻样,警告过你了不听?活该!

「小胜太狠了!」

「不过小胜,还带着项圈啊。」

劳资铁链扯断了你有什么意见吗?!

还有你别拽我的链子!要摔了!废久你离我远点!

对啊扯断了,你这混蛋呆子什么表情啊!


「没什么,只是小胜居然没有把它取下来。」


——老子有没有取管你什么事。。。


「是被谁带上它的呢?」


。。。哈


「小胜?」


你这个混蛋幽灵给我滚回去在死一遍!


「唉唉唉?!」


我走了!你不许在跟上来!

呼。。。。终于走了。


——切,

      那项圈。

      你生前强行给我带的啊混蛋!


【不给糖也不捣蛋/轰爆/万圣】

是语c自戏呢,万圣设。

——————————————————

喂喂喂!半边脸下一个去那家要糖。


你到是走快点啊难道还要我拽你吗?


耳朵随着回头的动作轻颤两下,毛茸茸的黄色尾巴晃来晃去。红色的眼瞳充透露出不耐烦。


喂!是去那边!你拽我进小树林干嘛!


你是不是脑袋饿糊涂了!


我警告你半边脸,现在,立刻,马上放开我的手!


手腕被紧紧抓住,往和房子相反的地方拖去。糖果掉了一地,黑乎乎的草地上落着几颗糖。


别得寸进尺!你靠的太近了!


跌坐在小树林的草地上,脸被人的手捧起,那人张开嘴巴似乎要咬上一口。


「太近了啊啊啊啊啊!」


脸微微发红,张开嘴巴露出尖牙不满的抗议,伸手摁着他的头保持着距离。


【all胜】
春药自戏,有人玩名朋吗?我们交个朋友?我爆豪胜己9317。
还有。。我吃爆右【小声】

【all胜】
咳,触手自戏,被罚的随便发出来当做更了,请品尝。

【切爆/文渣/有死亡/勿喷啊啊啊!】

“踏踏踏,踏踏踏!”

黑夜里狂奔的脚步踏过水坑上,凌乱,绝望。

“踏踏踏,踏踏踏!”

身后的人愈来愈近,像是无数个恶魔慢慢靠近。

“哈。。。哈!”

切岛抱着爆豪不断奔跑,后面是偷袭失败敌联。

爆豪受伤了。

敌联的偷袭并没有完全失败,渡我的匕首完全没入了爆豪的后背。


——太大意了。。。 

      太大意了!!!


到郊外去过生日幸福的小两口,在生日蜡烛吹灭时,躲在暗处的敌联动手了。

那把抹着剧毒的刀,从渡我的手中飞去。

渡我眼里闪着残忍的血光,分明是想要切岛的命。


——我们的目标是爆豪,切岛君?我已经忍不住想看到切岛君沐浴鲜血的样子了哈哈哈哈!呐呐,爆豪君又会露什么样的表情呢?我很期待呢!


爆豪正懒懒散散的撑着头看着切岛,切岛一脸傻笑的拿着蛋糕正要喂他。

——像是在,,,做梦一样呢。。。

突然爆豪瞥见了他身后闪着寒光的匕首,

“!”

立刻清醒过来第一时间冲过去护在切岛身后

“切岛闪开!”

“唉?”


切岛愣愣的转头看着挡在自己身后的爆豪,滚烫血液飞溅着,打在切岛脸上。

——。。。唉?

      骗,骗人的吧?

    

“爆豪!”

反应过来的切岛硬化挡下渡我的又一击,抱着爆豪硬是从包围圈突破了出去。

边跑边不断喊着他

——骗,骗人的吧。。。。

       爆豪怎么强,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的。。。。

       不会的。。。


“爆豪,爆豪!”

在狭窄的小巷抱着爆豪奔跑,天空中降落的雨点洗刷着两人身上的血液,

——像是要洗掉社会的污点。


“咳。。。咳咳咳!”

怀中的爆豪不断咳出鲜血,他的视野变的模糊。在切岛怀中的他,沐浴着鲜血的他,伸出手抚摸着切岛满脸泪水的脸,用沙哑的声音道:

“别哭。。啊。。狗屎头。。。”

“我。这不。。。是还活。咳咳。着吗。。”


敌联离得切岛越来越近了,像是死神拿着镰刀步步逼近。

浓重的压迫感和绝望的内心,社会的黑暗开始吞噬他们。

职业英雄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只要在撑一会。

哪怕是几秒啊,别睡啊爆豪。

不能睡啊!睡着了就起不来了!


“此路不通哦,切岛君。”

“!”

切岛极速奔跑的路线上出现了拿着匕首的渡我。

渡我一副不让他们通过的样子,后面的敌联也到了。

前有猛虎,后有饿狼。

不管怎么走,都像是死路一条。

切岛满头大汗,慢慢往后退。

黑雾并没有想和他们耗时间的样子,当机果断的向他们扑来。

像恶龙张开了他那血盆大口。

躲不过了!


“轰!!!”

一声巨大的爆破声从切岛怀里响起,

切岛被气浪直直的推倒,不过奇怪的是他完好无损。

“爆豪!”

是的,这声爆破是爆豪弄得。

爆豪在最后关头,选择了牺牲自己,拉几个敌人一起死。

爆豪在爆炸的火花里轻幽幽的飘出来一句:“傻瓜,我喜欢你。”


“爆豪!”

爆豪走了,在光亮的火花里,在轻声的告白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也,我也,,喜欢你啊爆豪。。。”


声嘶力竭的叫你的名字却无人回应

曾经眼的你,现在身在何方?


【论o是怎样吊打a的②】

【论o是怎样吊打a的②】

abo/ooc有/沙雕校园/安雷/

——————————————————

在雷狮拿到分化单的时候,看到单子上写着的omega时安静了一秒。


然后紧接着一声惊动动地的雷声

愣是把在隔壁看自己分化单的安迷修吓了一跳。

——?雷公电母出事了?Σ(っ °Д °;)っ


走出医务室的安迷修直接看到了边锤医生边大叫着重测的“雷公电母”雷狮。☄ฺ(◣д◢)☄ฺ

还有一旁的雷狮的分化单。


安迷修:⊙▽⊙。。。。?

——抱歉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安迷修一副走错房间的样子静静的关上了门,又打开了一次。


依旧是暴走的充电宝和分化单。。。

当时安迷修内心软萌可爱易推倒的可爱omega的形象直接崩塌。Σ(っ °Д °;)っ


“。。。咳咳。”


看到那个医生都快被掐死了,安迷修尴尬的咳了一声证明自己的存在。


“恶党。。。”


“医生都快死了。”


听到安迷修的声音雷狮才反应过来,一脸不爽的看着门口站着的安迷修,放开医生问他:

“你是撒币吗?没看到他测错了吗!”


“不,我是捡币【划掉】我是alpha。”


说着,安迷修晃了晃手上的单子。因为

怕重测后的雷狮又发脾气把医生弄个半死的他选择一起去看雷狮重测。


然后。。。。


看到单子的雷狮立马阴沉下来。


和刚刚一样,还是omega。


毕竟这个社会的性别歧视还是蛮强的,

即便科学家们经过实验反复的告诉大家omega也有媲美alpha的强大潜能。

稀少omega们还是被社会当做的弱者,当做alpha们的繁殖后代的工具。


雷狮他不甘心。


安迷修看着乱发一通火的雷狮又变得安静下来,莫名心疼的对着他回家的背影喊到:

“你是我见过最强大的omega!”


雷狮的背影明显愣了一下,春风撩起他长长的头巾。转身对着安迷修猖狂一笑紫瞳闪烁着霸道:

“我就让你们看看!omega是多么强大!”


“omega不比你们差!”


第二天,雷狮是omega的消息轰动了十九中。

无论学习成绩还是运动打架在九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这样的雷狮在周围人心中的定位本该是alpha,却成功刷了所有人的世界观。

过了一个晚上的时间,雷狮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

骄傲的狮子怎么可能甘心自己是omega。

怎么甘心被alpha们当做繁殖工具。

所以他想证明

自己

不是什么软弱无能的omega。

狮子还是那个狮子

永远不会改变

——————————————————————

我是omega,咋了。

真正强者不会因性别左右。

永远不会。

                               ——by雷狮


——————————————————————

我这人啊,脑洞不够用了,谁来给几个脑洞让我把这坑填完啊⊙▽⊙。。。。。

话说我还没完结就想着开车了,开车就作为番外吧,你们说开车用abo还是其他?或者道具车?


【论o是怎样吊打a的①】安雷

【论o是怎样吊打a的①】

abo/ooc有/校园/安雷/

笔文差,不定期更。

————————————————————

雷狮从小就是个小霸王。


看,看,看,


才小学一年级的他就恶名远扬。那宝石般的眼睛满是猖狂,一个眼神过去你自己体会。

【众人:已死】

【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我给你一个眼神你就是我的人?雷狮:滚】


江湖小霸王的他在小学一年级时就打下了不少名气,学习又好颜值也高。高中后在校园组了个小团体“雷狮海盗团”称霸十九中。


“啊,你问我雷狮人咋样?说白了他就是闲的蛋疼天天搞事逃课考考试依旧全年级第4的恶党。”

这是校草之一安迷修的原话。


雷狮,十九中一大校霸,全年级第4,校园五大校草之一。


啊如果除去那些逃课打架等等恶行,他还是个成绩卓越的好学生。

这样秋安慰自己。


雷狮天天带着海盗团逃课上跳下窜无所不能,还记得上次打你二大爷主任【丹尼尔主任】选了几个身材彪悍的保安大叔管逃课的,好几个惯犯都被乖乖拎了回去。


咱们社会雷总啊,靠着他那一身打架练出来的武力硬是从几个大汉的围攻冲了出来逃掉了。

还记得之前老丹信心满满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雷狮绝对跑不了。

打脸的可真快。~( ̄▽ ̄~)~

保安大叔:???他咋出来的???


怎么雄怎么a怎么攻气满满的个学生,全校包括老师校长在内都认为会分化成a。


鬼知道他怎么个分化成o的。(눈_눈)